江山文学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江山文学网首页 >> 淡雅晓荷 >> 短篇 >> 传奇小说 >> 【晓荷·遇见】开闸放水(小说)

精品 【晓荷·遇见】开闸放水(小说)


作者:幸福千里 秀才,2827.23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2601发表时间:2018-08-11 21:42:35

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如下 www.mxxyl.tw 【晓荷·遇见】开闸放水(小说)
   “队长,不好啦!三队和五队的人,把我们队的闸门放下来了?!碧仗宦房癖?,上气不接下气冲进了四队队长曾强家的院子,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喉咙里的声响像烧火的风箱。
   “你说什么?”曾强怒目圆睁,把手中的饭碗往桌子上一丢,碗里的半碗稀饭洒满了桌面,饭碗魔性的在桌子上转了几圈,最后才妥帖地立在那里。
   生产队的地已耕好,等着水插秧呢,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可以把闸门关了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,明显是作死的节奏。
   “闸口地方聚集了很多人,都带着家伙呢,他们要把我们队的闸门放下来,我让二胜子在那儿守着,就回来给你报信了?!碧仗咽虑榈木鹗隽艘槐?,然后瞪着一双眼看着曾强。
   “队长,咋办?”
   “什么咋办?田里等水插秧呢,快去叫上人操上家伙,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把闸门落下来?!痹恳涣撤吃甑爻遄盘仗氯拢骸八棠痰?,他们三队和五队知道抢季节插秧,难道我们四队就不知道?他们这也太大胆了,我们四队也不是孬熊,这次跟他们拼了?!?br />   “是,队长,我现在就去叫人?!倍映は铝嗣?,那还等什么?陶铁柱顿时来神了,听说要打仗,他眼睛都绿了,体内过剩的荷尔蒙来回的冲撞,撞得他的心呀肝呀乱颤。
   陶铁柱有点迫不及待了。就在他快要走出院子,曾强站在院子大声喊:“多找几个年轻力壮的后生,顺便把铁锹和铁叉都带上,所有的人在村头二胜子家东面大路上集合?!?br />   “队长,你就放心吧?!碧仗鼗暗纳粼诖遄哟舐飞掀?,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道。
   曾强站在二胜子家东面大路上的时候,他的身边已经围了三十多个后生,一个个手里拿着铁锹和铁叉站在那里,虎视眈眈地冲着队长看。
   “队长,人都到齐了,至于怎么打,你就部署一下吧?!碧仗坪鹾苄朔?。
   “滚犊子吧你,回去站好?!痹康闪艘谎凵肀叩奶仗?,陶铁柱悻悻地回到大家的身边。
   曾强清了清嗓子:“老规矩,我说几句。我们文昌是革命老区,有着骁勇善战的优良传统,在这里我们打过日本鬼子,也打过国民党的部队。但是,我们现在面对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乡亲,我们怎么忍心对着自己亲人下狠手?”
   “切,不是去打仗呀?”刚才还斗志盎然的后生们,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。
   “现在是插秧季节,地里上不去水,来年你们吃个球呀?!痹砍蛄艘蝗?,继续说道:“再说了,三队和五队的人都争着开闸放水,难道我们四队都是熊包?”
   “哪个敢说我们四队是熊包,我插了他?!倍⒕倭司偈种械奶?,虎里虎气地说?!?br />   对,我们四队不是熊包……”后生们七嘴八舌的纷纷响应,大家的斗志又一次被挑逗起来。曾强眨了眨绿豆般的小眼睛,看了一眼斗志激昂的后生们:“好,今天凡事参加今晚行动的,每人记十个工分?!?br />   曾强的话刚出口,后生们像打了一针兴奋剂。十个工分,就是十个出工日,抵上十天呐,这工分挣得也太容易了吧。
   “队长,你说话算数不?”蒋三似乎有点不相信曾强的话。
   “小瘪犊玩意,我什么时候诓过你们?明天我就让记工员给你们每个人都记上,要是说话不算数,打明个起,你们天天到我家喝酒,一直喝到年底?!痹康勺沤?,胸脯拍得山响。
   “信呢,怎会不信你?!贝蠹倚χ鹧湛?,后生们齐声嚷嚷:“队长,你就说吧,该怎么办?听招呼就是了……”
   “大家一定要做好两手准备,我也不说打,也不说不打,大家伺机而动,如果三队与五队执意要落我们的闸门,我会使劲地咳嗽一声,大家只要听到我一声咳嗽,就往死里整他们?!?br />   陶铁柱兴致冲冲地满村子找人,一听说守闸打架,大家想都没想跟着他后面就来了,结果被队长一桶凉水迎面泼来,心中那种冲动与欲望早已熄了火。听队长这么一说,那熄了火的欲望又重新点燃起来?!岸映?,这铁锹和铁叉的,一定点火就着,不打才怪呢?”
   曾强又瞪了他一眼,虽然天已经黑了,陶铁柱明显感觉到曾强眼中灼灼亮光,吓得他赶紧闭上了嘴。
   “我再重申一遍,大家一定要听我发出的指令,只要听到我咳嗽声,大家尽管动手,出了所有后果生产队承担,但是……”曾强说到这里骤然停了下来,扫视了一圈后生们,后生们觉察到空气中在慢慢凝聚着一股凉意。
   “如果你们谁要是没有听我发出信号私自动手,不仅生产队上的十个工分没有,所有产生的后果都由自己承担,大家听明白了没有?”
   “我们才不傻呢,队长,你放心吧,你不发出信号,我们绝不动手?!倍⑸岛呛堑匦α艘簧?。
   “队长,你就不要啰嗦了,我们都明白了,时间来不及了,再晚我怕二胜子顶不住了?!碧仗丫茨筒蛔×?,他预测这场硬仗是无法避免,都带着家伙呢,不打才怪。打仗,他是好手,在文昌这一片,目前还没遇上对手。因为这个,他可是文昌这片后生们敬仰的典范,这次又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,他怎么能错过呢?
   这种欲望一旦产生,便在陶铁柱心中牢牢地生了根,何况他是村上后生们的一面旗帜,只要他说话,后生们前仆后继在所不惜,一点也不含糊。陶铁柱在其他方面不行,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号召力的。
   “你就知道打打打……我话还没说完呢?!痹坑值闪颂仗谎??!疤?,我们四队也是响当当的队,你带领大家在气势上不能输给了三队和五队,所以你带领大家可劲地造,四队这次不能装孬熊,全看你的了?!痹棵嫔氐囟宰盘仗?。
   “放心吧,队长,绝对不会给你丢脸?!碧仗癖垡换??!暗苄置?,赶快冲吧?!?br />  
   二
   文昌村,是一个产粮大村,每年一季小麦一季水稻。
   可是每年到了插秧季节就成了难题,一条水渠在尽头分成了三股水流,北面是五队,东面是三队,南面是四队。水渠分成了三股水流,流往每个生产队的水,就像娃娃的尿,根本满足不了下游的栽秧需求。每年都过了夏至以后,生产队里的秧苗也插不齐。过了夏至再插秧,稻田势必就会减产,季节不等人呀。
   有问题找组织,如今缺水插不了秧,当然更要找组织。
   三队队长吴长胜,四队队长曾强,五队队长肖庆祝今年一直没有消停过。这是一个老得长了绿毛的问题,上十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。专题会议上,村支书许康富翻着白眼,也翻出了一脸的无奈,支书许康富也难。
   文昌村是革命老区,当年参加打鬼子的老革命多集中在三队四队五队。三队四队五队出人才,特别是当官的人才。
   三队吴连昌就是乡里分管工业的乡长,四队祁根宝就乡里分管农业的乡长,五队肖庆伦就是乡里的党委副书记。俗语说子贵母荣,两个乡长和一个副书记的爹,他们的身份也随着儿子职位得到了提高,不用推选,三个老爷子顺理成章成了村里固定的理事,村里大事小事总少不了他们掺和,少了他们仨办不成事。
   开闸放水的问题,归根结底就出在乡长和副书记爹身上。
   一个人代表一个生产队的利益,对于开闸放水,三个老理事倒是意见相当的统一。插秧季节,三个生产队同时开闸放水,这样一视同仁最公平,相互之间没有偏也没有庇。
   可是,这样是公平了,大家只有干耗着,等水把每个生产队蓄水塘流满,然后才能缓缓地流到田里灌溉。每年都要等上十天左右,生产队这才能开始插秧,插着插着,就到了夏至。眼睁睁地看着大好时光白白的流失,有些机灵的生产队长就想起了偷水,夜里把别生产队的闸门关上,让水往独一家淌,这样当然就快了。
   后来秘密被发现了,三个生产队发生了械斗,结果把五队的一个人腿打断了,尽管村里出钱给予最好的治疗,最后还是落下了残疾。这样,三个老理事更有理了?!翱醇税?,还是三家闸门都开着最公平,不然的话怎么会闹出这个结局?从今以后,每个生产队都派人把守,杜绝这种事情再发生?!?br />   三个老理事发了话,村支书许康富找不出反驳的理由,即便找到了怎么反驳,他们的儿子都是自己顶头上司,剩下的也只有执行的份了。于是,闸门那里形成了三足鼎立,三个生产队共同守护闸门,倒也相安无事好多年。每年这个季节,三个队长都会憋得心口疼。
   时间一晃,晃过了上十年,文昌村插秧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。每年都开会讨论,最后也都是无疾而终。一是没有好的办法来解决,大家只是打打口水仗,实质问题一点没有解决,即便是有人想到一些办法,大家也是避而不谈,谁愿意带头得罪三个老理事呢,得罪他们就等于得罪了乡长和副书记。那怎么弄?大家一起和稀泥吧,和着和着三个生产队的老队长到了换届选举,三个老队长平安落地了,再也不用掺和这件令人挠头的事了。
   三队队长吴长胜,四队队长曾强,五队队长肖庆祝,就是今年换届选举上来的新队长。新人新气象,大家又老生常谈,把开闸放水的事情又谈论了一番,最后还是没有结果。一直是老问题没有解决,村支书许康富在这个问题上成了精,带着大家绕呀绕呀,绕着绕着就把问题绕成了无形,任三个队长努力地想把它聚在一起都难。
   难道就没有了解决办法了吗?回答当然是否定的。
   曾强就明确地说出了自己的设想。渠,是一条渠,平分三道闸门,显然水流被分流后,大家都不会有有一个好的结果。如果,把其他两个闸门关掉,只往一个生产队流的话,那水流一定很猛,两天两夜就可以把生产队的蓄水池流满,同时还能给一部分田里上水。那么这个生产队就可以先插一部分秧苗,水不够的话,可以使用抽水机把蓄水池的水抽出来,基本这一季插秧苗的水就解决了。一个生产队放水结束后,另一个生产队开始放水,同样也是两天两夜就可以解决,这样一个循环下来,也比以前十天才能上水节约四至五天,这样的话,生产队插秧怎么也不会延迟到夏至。
   曾强在村大队的黑板上画了示意图,图解得很细致,得到了其他两个生产队的支持。
   支持有什么用,支书许康富不支持,这个问题怎么绕过三个老理事,两个乡长一个副书记,他哪一个也得罪不起。老支书今年都四十八岁了,再过两年自己就可以平安回家带孙子了。上十年都这么坚持过来了,何必在这节骨眼上得罪人呢?
   老支书不支持,一切都是空谈,即便是跨过老支书这一关,三个老理事那里更不容易过。在他们面前,三个队长充其量只是乳臭未干的孙子辈,张口说服他们,势必登天还难。实在没辙,按酒解气,三个队长聚在曾强家里,喝了一晚上的闷酒,直到把天喝亮。
  
   三
   曾强带着陶铁柱他们赶到闸口的时候,二胜子已经支持不住了。
   闸口上黑压压聚集了七八十口在那里。三队队长吴长胜和五队队长肖庆祝都在现场,现场的状况有点失控。闸口乱哄哄一片,呐喊声、铁锹和铁叉交织碰撞的声音,把寂静的夜空撕成了四分五裂。
   大家都站在各自的立场上一丝一毫都不想让,愤怒被憋进了死胡同,急需找一个出口,只有打得头破血流,才能畅快淋漓。
   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。二胜子被几十柄铁叉和铁锹抵在二胜子的胸前,正一步一步的把他逼退,二胜子脚下一滑,从闸口的堤堰上滚到了河里,在水中不停的扑腾。人被逼近了河里,所有的人开始扑向了闸门,通往四队的闸门正一点一点的往下降。
   “你们给我住手,我铁柱不在场,还反了你们?!碧仗熳乓蝗汉笊笆备系搅苏⒖?。
   别说,陶铁柱这一声断喝还真的好使,落下去的闸门在原地打住。人群不由向后退了一步,有人便说:“瘟神铁柱来了,小心点,这小子打架有一手?!比巳褐胁恢盗艘痪?。
   听到了陶铁柱的声音,落入水中的二胜子像见到了亲人。
   “铁柱哥,你可要给我报仇,你走了以后,他们都欺负我?!彼低?,竟然蹲在水中哭了起来,惹起岸上一阵的讥笑。讥笑过后就是死一样的寂静,铁柱来了,还是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。
   “是谁敢下我们四队的闸门。真是反了天?!钡搅讼殖∫恢泵挥兴祷暗脑靠丝?。
   “三队和四队的人都有,他们想把我们四队闸门放下来,他们的水想流得快一些?!倍ぷ佣自谒形乜匏?,连水流动的声音都替他流着眼泪。
   “别丢人了,赶快给我上来?!痹慷宰潘泻?。是谁把你逼下了水,你就把他们的闸门关了。铁柱,你?;ざぷ?,看谁敢对他怎样?”有了曾强的话,二胜子有了胆,有了胆腰杆自然就硬气。
   二胜子瞬间破涕为笑,清清脆脆地应了一声:“唉,我这就上去?!倍ぷ拥沧才懒松侠?,腰杆挺得笔直,声音了带着一股子豪气?!岸映?,下面怎么办?”
   “谁关我们的闸门,你就去关他们的闸门?!痹坷浔孛钭?,二胜子觉得曾强的眼睛里一直闪着亮晶晶的光,这束光给了他勇气。
   “二虎,我去落五队的闸门,你去落三队的闸门?!倍ぷ映陡咂锏刂富幼哦?。
   二虎也不计较,这时候都是为了自己生产队的利益,也是露脸的大好时机?!昂绵?,三队的交给我来办?!倍⒁皇治兆盘婢凸チ?。

共 8205 字 2 页 首页12
转到
【编者按】常言道――民以食为天,自古至今皆是如此。小说围绕文昌村老生常谈的问题“开闸放水”,描述了三四五队各队长与村里行政领导的周旋,以倒叙的写作手法,以开门见山的表达方式,将四队闸门被三队与五队的队员强制关闸为引子,引出文昌村每年到了插秧季节的难题――如何公平的让三个生产队既赶上季节插秧蓄水种庄稼,又不耽搁时间。四队队长曾强在这件事情上起着关键作用,在与三队和五队的生产大会上,敢于面对村里的“甩手掌柜”村支书、乡长提出个人建议,为生产队谋福利。但手握权利,只想风平浪静的两乡长和村支书以得过且过的方式,结合文昌村历史背景每次都是以避而不谈的车轮战术解决当下,开闸放水一次又一次的被搁浅。终于在一个傍晚爆发,小说进入高潮,生产队发生了暴动,三个生产队队员都手拿铁链钢叉,士气汹汹为各自生产队挣闸放水,由此惊动了已然离退的两位老乡长和村支书许康富。三大行政领导被眼前境况震撼,三个生产队队长密切配合,终于在大会上村支书许康富拍板同意曾强方案,多年悬而未决的矛盾,有了定论,文昌村也迎来了大丰收!小说就农村生活取材,以以小见大的视角展现出一个时代的缩影,反映出决策领导者的“度量”。同时鞭挞了当下时代发展下去的不良领导作风,令人反思!小说首尾呼应,结构合理,层次分明,人物形象塑造生动,展现了小说来源生活的特点,佳作!力荐共赏!感谢赐稿晓荷,期待您的更多精彩!问好老师?!颈嗉荷hぁ俊窘奖嗉?精品推荐201808130011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桑瑜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1 21:45:33
  小说围绕“开闸放水”再现了当今的农村生活艰苦,令人恻隐!
生活中的背包客,世俗里的苦行僧。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幸福千里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2 07:35:46
  感谢桑瑜精彩编按,编出了千里心声,祝好问安。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桑瑜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1 21:50:05
  通读全篇,回顾结尾给小编一种豁然开朗的感受。同时小编也在思考,文中三人在解决开闸放水,面对三个生产队忽然暴动时是如何做到默契一致,同时制止了马上就要发生的暴乱?事实上,真的就如文中所言,到领导面前诉苦还是要的是几位领导的实权?小说留有空白之余,也在警世,欣赏学习,拜读!
生活中的背包客,世俗里的苦行僧。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幸福千里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2 07:44:57
  开闸放水,一个上十年悬而未决的基层事件,暴露了农村人对当官的敬畏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三个乡领导的爹,一直左右村里的一些决策,村支书许康富成了摆设,曾强他们三个队长为了打破平衡,为乡亲们做事实,从而做了一个局,胁迫村支书许康富上位执政,同时利用此次事件,让两个乡长一个乡党委副书记回家做了各自爹的思想工作,还文昌村委会一个真正民主的天空。再次感谢桑瑜,遥??目炖?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何叶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2 08:21:53
  欣赏幸福又一力作。问好祝安!晓荷有你更精彩!
红尘不过一段路程,你路过我,我错过你,然后各自前行。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幸福千里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2 10:22:19
  童年记忆中的一段往事,把它添油加醋说了一遍,重温一下艰苦岁月。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叶华君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3 17:13:31
  好小说,恭喜千里老师佳作再次斩获精品,真棒。继续加油,期待更多精彩!
叶华君,简阳市作协会员,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。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,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,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!QQ1052430610
回复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幸福千里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3 17:24:39
  谢谢叶老师,想起过去那段历史,在原有基础上做了一些小说方面的虚构,感谢叶老师留评,千里敬茶。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何叶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3 20:06:54
  恭喜精品!为老师点赞。
红尘不过一段路程,你路过我,我错过你,然后各自前行。
回复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幸福千里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3 22:03:55
  谢谢社长,遥祝安好。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冉冉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5 21:11:08
  何谓无疾而终?
回复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幸福千里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6 09:40:08
  何来无疾而终,有头有尾,请老师仔细阅读,小说需要的是悬念,说得太透彻,就失去了小说的味道,老师,不知我说得正确不?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梦化蝶        2018-08-18 21:19:15
  文笔不错啊
回复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幸福千里        2018-10-06 09:32:28
  老师夸奖了,一篇小文难登大雅之堂。
共 7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