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淡雅曉荷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曉荷·家國天下】那年,秋雨來的正急(散文)

編輯推薦 【曉荷·家國天下】那年,秋雨來的正急(散文)


作者:幸福千里 秀才,2827.33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1946發表時間:2018-09-20 12:15:56

【曉荷·家國天下】那年,秋雨來的正急(散文) 接到家里的電話,說父親突然不能下地走路了,我毅然決然的辭職了。執行總監想挽留我,看著我的辭職信,竟然無從開口。行孝不能等,我本已慢半拍,錢可以隨便掙,可父母只有一個。執行總監最終默默無言,因為他跟我講述了他的父親也是死于癌癥,從他淡淡哀思的眼神中,也許他正為當年缺失的陪伴而遺憾。
   十月微涼。一句微涼,多少欲蓋彌彰。
   葉子還來不及告別,就被蕭瑟的雨裹進了秋里,空氣里彌漫著潮濕的味道,肌膚似乎也敏感起來,而我們在微涼的秋風里,憧憬著通透的溫熱。那些催人淚奔的童年,還有那些青蔥的歲月,似乎就定格在那里,稍一觸碰,沁人酸楚的淚水,便撲面而來。
   鍵盤下的文字,開始平和起來,不再決絕,不再凌冽,不再讓心酸澀,讓淚滂沱。感謝歲月讓我們逐步成長起來,讓我們懂得如何去避讓。那些泛黃的舊時光,在文字里,開始漸漸有了溫潤的顏色,變成了漸行漸遠的音,慢慢的溫暖了我們的內心。
   回到家里,看到父親坐在輪椅上,眼淚莫名地不聽使喚?;丶業穆飛?,曾無數次告誡自己,已經中年了,該收拾收拾自己那脆弱的情緒,可是萬般不由人,我卻那么徹底。透過淚眼朦朧,我看到父親臉上的欣慰。我說,好吃老頭子,看我給你帶什么好吃的。父親笑了,把我遞過去的東西看了又看,稀罕得不得了。我知道,對于走南闖北的父親,這世間還有什么美食他未曾嘗過,他稀罕的不是美食,而是那份濃濃的父子之情。
   一邊伺候父親,一邊蟄居于老家一隅。老屋舊椅,一幅卷軸畫,一本線裝書,一杯淡茶,聽曲讀書,在文字里修行?;蛺蓋捉彩齬賾詡易宓哪切╅笫?,或推上父親,在城郊的林蔭小道,聽秋風起聽秋風落,那啪嗒啪嗒的落葉聲,聽來直叫人心疼。
   偶爾,也會用一只禿筆,描述光陰,在歲月的行間遣詞造句,為感懷傾心的人濃墨重彩,為游歷過的驚鴻一瞥留筆作序。于落葉間心如素簡,于光陰里寵辱不驚,任每日重復而平常的日子,活成一潭靜水。
   日子之所以動人,是因為有了最長情的陪伴,讓隱藏在一杯茶、一缽飯、一碗羹的尋常味道,變得有滋有味起來。散淡的日子,把曾經迷失的天倫之樂,又慢慢地凝聚在一起,讓光陰活色生香起來。就像歲月的文字,不必處處精雕細琢,不必句句華章麗詞,只用素簡的質樸,只用幽淡的清美,記錄恬淡與自在。
   大道至簡,大抵生活也是如此吧。
   秋風陣陣,秋雨綿綿,無絕期。今年的十月,與雨水結了緣。
   一場雨剛謝幕,另一場雨又粉墨登場。于是,整個十月,秋雨躲在水中,藏在山中,蟄伏在屋檐下。秋雨酣暢淋漓,似乎過足了癮。而此刻心情,如雨中殘缺的枯葉,更加衰黃。雨伴著風飄然而下,讓人有那么一絲淡淡的傷感。
   雨意多濃稠,纏纏綿綿,好像十月的煙火都在秋雨浸泡過。稍一醞釀,便有淚滴落。秋風無情多落葉,慨然秋將逝。歲月風煙處,一半溫暖,一半薄涼。
   裊裊風動,微寒。雨,是停了。天空,還是陰沉著一張臉,懶懶的不愿離去。
   雨后的村道,滿是泥濘??涌油萃堇锘嘶熳塹撓晁?。稍不慎,濺起一褲管的泥漿。老家要拆遷了,我一局外人,落得一身輕松。倒是父老鄉親們一臉愁容,畢竟居住了幾十年的舊宅,馬上就要背井離鄉,多少還是留戀的。
   最傷感的要數父親了,父親說住不慣小區窄巴巴的地方,長期蝸居在老宅的父親,我懂他的心情,是對老宅的留戀。他的病情他知道,希望自己能在老宅里走完最后一程。其實,父親的想法,我們又何嘗不是希望如此。然,世事無常,充滿了太多的未知,也許轉眼間,一些事情早已塵埃落定。
   深秋了,萬物蟄伏,草木凋零。唯有趴在籬笆上的茶豆,花期正濃。
   枝枝蔓蔓的莖,交錯纏繞,掛滿了籬笆。紫色的花穗,競相開放。像極力挽留秋最后一抹綠色。碧紫碧紫的茶豆,一串一串藏在枝葉和藤蔓之間,飽滿低垂,野趣橫生。儼然不知,馬上面臨拆遷的厄運。
   拆遷了,村莊里那些樹木,倒是便宜了倒賣樹木的販子,借機壓價。更可憎是,樹販子們串通起來一起壓價,只是苦了這些鄉親們。想想家都沒了,還在乎這些樹木干啥?輪番討價還價。便宜,還是落在那些樹販子的囊中。伐樹的汽油機,響遍了整個村莊,大片大片的樹木在村莊里消失。最終,還了村莊最初的模樣。
   從村子的這頭,可以清晰地看到村子的那頭。
   一口粗制的陶缸,放在南墻邊。缸里面囤了半缸的雨水。許是閑置過久,有跟斗蟲上下翻涌。一些農具閑散地放在那里,經了雨,底部沾滿了泥沙。拆遷了,這些農具、家具送給的遠房親戚。起初,老媽有點舍不得。想想,拆遷以后也無法放置。最后,也不加阻攔了。
   拆遷臨時辦公室設在老黨家里,擴音器里整天整天地嚷嚷,鄉親們經不起折騰,大多都簽了字。倒是我們家沉得住氣,住一天算一天吧,更多是我們的難言之隱,拖一天是一天吧。小孩子們聽說拆遷歡天喜地,忙著給老房子錄了很多的視屏,說留下這份記憶。小孩子畢竟是小孩子,永遠讀不懂大人故土難離的心情。孩子們哪里知道,記憶,是可以通過視屏保存下來,那份感覺,相信永遠是殘缺的。
   父親的狀況越來越糟糕,止疼的藥片,從一天一次,改成了一天兩次,一天三次,一天四次,最后改成四個小時一次,而且劑量也在越來越大??醋鷗蓋滓蛭弁?,雙目緊閉雙眉緊皺,心底便泛起撕心裂肺的疼。
   原先的村子成了一灘廢墟,到處呈現殘垣斷壁的景象,除了我們家,村子上還剩下幾戶孤零零的人家。大多是因為賠償的事宜沒有達成拆遷戶的滿意。已經拆遷的鄉親們背井離鄉,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安家落戶,繼續開始人間煙火的日子。
   再也不能在自己鐘情的一畝三分地上天朗氣清了,不經意間,現實就把理想辜負。把日子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,有時真的很難。在自己的老宅上種一隴經年不敗的竹,栽上自己喜愛的花,終究是一去不復返,離我們也越來越遙遠。
   早早聽說,受氣候影響,今年最冷。
   先是惶恐,后是坦然,冷就冷吧,有年頭沒有經歷真正意義的寒冬了。
   記憶越來越遠,年少時冰天雪地,隔著時空越來越模糊。現在的冬天,成了暖冬,即使有雪也潰不成軍,沒有想象中雪的樣子。這么多年,一直這么過著,暖冬無雪,漸漸習慣了這樣的季節。冷不丁今年最冷,怕是不習慣冬天冷冽的眉眼。一連幾日,氣溫一直飆升,恍若還置身于秋天里。秋,似一位風雅的婦人,含情脈脈不肯離去。清晨的一場零星小雨,澆滅的持續的溫度,氣溫驟降。好久沒有關注天氣預報了,打開墨跡天氣才知道,下周氣溫降到了冰點。
   說驟降一點也不夸張,最低溫度從11℃降到0℃,緊接著—2℃,并伴著雨雪天氣。天,真的要冷了,隔著陰冷的雨滴,仿佛嗅到冬天的味道。冷冷的街道,依舊車水馬龍,繁華若市中,站在秋的末路,靜待冬的到來。
   秋雨綿綿,秋風蕭瑟。一片片黃葉隨風飛揚,那滿地凋零的花瓣你究竟飛往何方?觸動了心底深處的傷感。深坐在秋水長天里,望,一朵朵白云飄過,看,一群群大雁南飛??煞?,有一朵會為我駐足停留一起陪伴?可否。有一群雁兒為我捎去一份對父親的祈禱。
   風,拂過。眉宇間,泛起淡淡思緒。不由感傷光陰,轉眼已是暮秋,濃濃寒意告訴季節,霜降來臨,冬天不遠。殘荷秋陽,我靜靜呆在時光里,盡一份陪伴的長情,用悲情的心緒經營一段血濃于水的親情。習慣了寡淡的日子,默默的守候,把素白的光陰凝聚成陪伴的濃情。時光的機器,你慢點,再慢點……讓光陰凝滯,讓暮秋不老,容我在最后的日子里,慢慢地慢慢地陪伴您最后一程。
   日暮,細雨紛紛,沒有停止的意思。
   望著窗外,頓覺有幾分落寞。我喜歡雨,特別喜歡毛毛細雨,漫步走在雨中,心中會突然冒出暢快淋漓的感覺。所以,我總會想,我與雨是有緣的。只是這種想法從未向別人道及,怕別人笑話我吧。喜歡終歸喜歡,連續下了兩天,心中還是多多少少渴望晴天。原來有些事,本是美麗的,偶然還行,久了,還是會心生厭倦。就好像我喜歡雨天,乍覺興奮,久而生煩,人性的貪婪,應該也是這個樣子。就如這自然萬物不由人,就如此刻我希望父親長命百歲,健健康康,遠離這病痛帶來的肉體折磨。
   秋雨綿綿,秋風蕭瑟。
   一片片黃葉隨風飛揚,那滿地凋零的花瓣你究竟飛往何方?觸動了心底深處的傷感。深坐在秋水長天里,望,一朵朵白云飄過,看,一群群大雁南飛??煞?,有一朵會為我駐足停留一起陪伴;可否,有一群雁兒為我捎去一份對父親的祈福。
   周末,又下了整整一天蒙蒙細雨。
   傍晚,起風。氣溫驟降倍覺寒涼,恰似迫不及待的迎合霜降的到來。原來節氣的變換真的不由人,像極這人生的生老病死,沒有一個人可以逃脫。隨著父親肺癌的并發癥出現,病情也進一步惡化到晚期。陪伴成了最深的長情,除了這還能做些什么呢?每日看著被病痛折磨的肉體,一聲聲痛苦的呻吟,像是戳兒女心頭的刺,每一聲呻吟都刺痛好幾回。
   那個曾經灶臺湯飯,田野耕鋤健碩的身軀,如今已經瘦的弱不經風。那個曾經溫暖的大手,如今已經青筋裸露沒了絲毫的力氣。也許每個人的心底,都會有一個期盼,等賺了大錢,帶上父母看看四處風光。如今才發現,內心所求的是他們身體安康。兒孫孝順承歡膝下,這些看似平常的故事,在時光的磨礪下,都愈發變得艱難。
   回家吧!看看日漸衰老的父母。錢哪天都能掙,父母只有一個。而親情與孝順,永遠以一種深沉厚重的姿態,蔓延在血液里的血栓,會在漫不經意間刺痛到你,讓你心酸得淚流滿面。
   雨一直下,雨落風起,驚起一片波瀾。
   安靜地看著窗外。煙青色的天,浩渺無際。秋雨總是糾纏,風也無奈,云也無奈,接下來就是綿綿無期了。只剩下枯葉,在風雨的枝頭無力搖曳,終不知飄向何方?既然,四季早已注定了的因果,又何必苦苦掙扎?最終也逃不脫,緩緩去,緩緩歸。
   父親去世了,在淚光中送走了父親,父親如愿躺在老宅的屋子里安詳地離開。在父親的病榻前守了三個多月,最終也沒有留住父親,只把臨終的父親留在了記憶里。

共 3817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以父親病重為引子,把記憶梳理開來,讓讀者感受到生命與親情的厚重。散文以秋渲染,將秋與凋零相結合,讓我們見到越來越多的逝去,曾經擁有的許許多多的東西都在以不同的形式逝去,父母變老,村莊拆遷,在或長或短的生命里,屬于記憶中的美好都在一點一滴地流逝。村莊是父親的根,他拖著病體,看著自己的根在漸濃的秋日里凋零,如同自己的生命。而他始終不曾離去,將自己深埋在了腳下那片他熱愛的土地。文章首尾呼應,仿佛是在拷問或者是堅定自己內心的想法,“錢可以隨便掙可父母只有一個”,或許,到生命的盡頭,便是一種“立秋”,在我們看到碩果的同時,也看到了飄落的黃葉,它緩慢,而又深情,默默地跌進了屬于自己的根里。感謝老師的分享,很深情的文字,將情感逐層深化,學習了?!頸嗉呵逯嘈〔恕?/div>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清粥小菜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0 12:16:34
  感謝老師對曉荷的大力支持,期待更多精彩。
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幸福千里        2018-09-25 21:56:56
  慚愧,見笑!
共 1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