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丹楓詩雨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丹楓】父親(散文)

精品 【丹楓】父親(散文)


作者:陳友 童生,723.5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279發表時間:2020-02-12 06:14:05


   春風化雨,潤物無聲。不經意間,麥苗已將村莊染得翠綠,麥苗柔嫩清涼的芳香如一陣陣吚吚呀呀的童謠,在鄉村的天空回蕩,那些表面都還枯萎著的樹枝聞到了芳香、聽見了歌聲,漸漸睜開睡意惺忪的眼瞼,尤其是桃樹,最是占春,率先在旁斜的疏枝上就結出了細細的骨朵兒。這才是正月初幾的季候,“草色??唇次蕖鋇木跋笠咽歉┦敖允?。
   因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肆虐,除了購買生活必須用品,大都自我隔離在屋里抗疫,不然這個時候,迎著春風,我一定是走在陪護父親的路上了。
   父親腦梗癱后就駐在養老醫院做康復護理。我是代表全家“專職”陪護父親,醫院與我們距離幾十公里,因疫情阻隔,目前,我已無法如往常一樣陪護父親了,也不知這么多天以來,他的狀況會是怎樣。
   父親是一名鐵路筑路退休工人。他參建過川藏公路、成昆鐵路等一些國家重大工程項目,國家基建工地將他塑造得尤如鐵石一樣的堅硬。幾十年以來,他身體強壯,從來不患感冒;在家里,也一直保持著一家之主神圣不可侵犯的威嚴,從來一付嚴肅面孔。然而,父親慈愛的點點滴滴,卻總是要將他堅硬的圍城通通淹沒。
   很小的時候,隨母親到筑路工地反探親。所謂“反探親”,是建設工地的專用語,反探親是逆行的,與探親相對;探親是順行,是指在建設工地的工人們回家探望親友,于之相反,從家鄉來工地探望親人的行為方式就稱之為“反探親”,時間長則個把月,短的也就十多二十天。
   那是一個冬季的某天,我正在駐地與一些同樣隨母前來反探親的小伙伴們騎竹馬,父親不言不語就將我帶走。父親將我帶到一個堆滿小石塊的地方,那些小石塊像小山一樣一座連一座地堆積著,不斷地有卡車鳴著喇叭從小山谷里進進出出,后來長大我才知道,那些堆積的小山堆,就是鐵路道砟、亦即鋪路石。
   我疑惑地望著眼面前陌生的一切,不知父親帶我來這里的用意。父親好像跟一位卡車司機交談了兩句,然后拉開車門,就將我抱進了駕駛室的坐椅上。當汽車開動之后,我才發現父親已經關上了車門。當父親將他自己關在車門之外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,父親是特意要我領略領略乘坐汽車的風采。坐在卡車里,一路上我十分驚訝在寒冷的冬季,駕駛室內居然會那樣的溫暖。那是七十年代初,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乘坐汽車,那時地上的汽車還像天上的飛機那般的神奇,能夠零距離地接觸汽車、乘坐汽車、并且享受駕駛室的待遇,這對一個來自鄉村、一年難得見到一兩回汽車的兒童而言,該是多么的幸運和神奇。
   原來在父親粗硬的外表下,時刻都深藏著一顆柔軟、關注兒女生活細節的心。
   小時候,我和兩個弟弟隨母親住在鄉下,附近村組沒有一個親人,在我不到十歲的時候,我們就不得不隨父到了建設工地安家,起初是在西延鐵路的工地上。當時是屬于會戰,建設大軍駐扎比較集中,處、段、隊三級隊伍密集地沿鐵路線分布著,漫山遍野都是各式各樣的荊芭和活動板房,蔚為壯觀。我們的面前是陜北的洛河,也是我們民族的母親河,沿河有倉頡的故鄉以及黃陵。河對岸就是我們的處機關,機關的兩翼是醫院、學校、汽車隊等機構,工人大叔們都稱對岸山上的處機關是“處大老爺”。
   “處大老爺”是一個比較詼諧的稱謂。他是發號施令的地方,掌握著政策和法規,他能夠決定附近所有的一切,哪些該做、哪些不能做,他說要這樣就一定不能哪樣,管天管地,所有人的吃喝拉撒睡他都要管,大叔們稱他“老爺”,實際上包含了許多愛妮、親切的感情成份。在后來的筑路工地上,就再難“相看兩不厭”地面對“處大老爺”了,工程單位為了生存在大江南北忙著招投標,機關只能設于基地、對項目機構“運籌帷幄”而“決勝千里之外”了。
   “處大老爺”自然也掌控著文化娛樂,那時沒有電視,放電影也是其掌控的重要內容之一。
   因為距離“處大老爺”近,近水樓臺先得月。我們附近的建筑隊伍,基本就是不放電影,大都唯“大老爺”馬首是瞻。做小孩的我們最想聽大叔們大白天就放出的話:今晚處大老爺放電影。好奇心很強的我們聽見這樣的小道消息就特別興奮,我們當時稱抗戰電影叫“打日本”,稱反特電影是“抓特務”,反正打得越激烈抓得越利落我們就越高興。
   有一天正好單獨跟父親到河對岸看電影。放映場是在機關駐地前、一塊被平整出的壩子里,壩子面河是近百米高的山崖,我們就是沿河從陡峭的山崖小路爬上來的。電影放映前有人在臺上說明過,要大人管好自己的家屬,注意安全。因父親平時很嚴厲,那天晚上我就只好隨在父親左右,不敢亂動亂跑。委屈的是好不容易等到一場電影,我卻只能仰頭看身邊重重疊疊的人影,找不到一絲縫隙可以看見電影的影子,就連能聽見的電影聲音也似頭頂上的星空,關山萬重,遙遠而又飄渺。就在我抓耳撓腮干著急的時候,父親不言不語,俯身就將我高高舉上了頭頂。
   那天,我就騎在父親的肩上觸摸電影的魅力。父親那雙粗壯的大手攥著我的雙手,宛若父親用他高大的身軀,為我撐起了一架登天的云梯,一時,夜空變得溫暖明媚。我安安穩穩地騎在父親的肩上享受了一夜視覺和心靈的沖擊,也觸摸到了浩瀚天空那一顆顆耀眼、璀璨的星辰,那一年,我正好十歲。之前,我們和父親分別兩地,聚少離多,也很難有與父親親近的機會,騎在父親肩頭游歷星空的經歷,那之前沒有過,那之后因為長大了,也再沒可能發生過。
   時光荏苒,那一夜露天電影的內容早已模糊,但父親溫暖的肩頭以及他那磐石般堅定的身軀,卻永遠地嵌在了我的記憶深處。
   當我走進筑路大軍的隊列之后,才真正理解了父親工作的艱辛。我們的時代機械化作業已是大面積推廣,而父親時代的筑路歷史全要靠人力,形同是匍匐在廣袤的大地上,用自己的血肉之軀,像一粒粒小石子那樣,去鋪就坦坦蕩蕩的鋼鐵大道。
   工地由陜北轉到了陜南。母親為了一家人的生活,努力地在自學縫紉,大量的家務活順理成章就落在了父親的身上。
   那是一個大家都很困難的年代。人們成天要為米面飯菜奔忙,有了吃的,生火做飯同樣也是一件天大的事。在我的生活經歷里,我和我的弟弟們從未撿過一寸柴。
   我們不懼怕母親。一回到家,只要父親不在,我們一個個都是大鬧天宮的孫悟空,母親應對的策略十分簡單,假裝沒看見也假裝沒聽見。在陜南,我們房屋的頭上就是一個山崖,是一條彎曲的山路將山崖與家連屬著。父親對家里的情況了若指掌,深知我們的底細,如果是白天,每當他下班歸來的時候,就會在山崖轉角上,冷靜、沉著地發出兩聲輕輕的咳嗽,我們一聽見父親熟悉的咳嗽聲,“天宮”頓時安寧,嘰嘰喳喳、沒完沒了的吵鬧,立刻就變成了清清朗朗的讀書聲。
   父親不會空手而歸,總是會懷抱一堆工地上用過廢棄了的木柴。他總是把那些撿回的劈柴整齊地堆碼在一起,一有時間,就在門前將那些劈柴劈成小塊的柴禾。我十多歲的時候,父親曾經分派我劈過那些劈柴,因為不小心讓劈柴把手指劃破了一道小口,父親很一通埋怨,之后就再沒有讓我染指過劈柴活,而是獨自包攬了劈柴的一切。
   就是這樣,父親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地背負著一個家庭的裊裊炊煙。
   除了上夜班,父親還包攬了做早飯。那時的我們只知道睡眼惺忪地從夢中被父親喚醒,只知道很不情愿地穿衣、吃飯、走在上學的路上,卻還不能理解到父親不言不語地早起、做飯、洗漱背后所要付出的艱辛和沉重。
   在我的心里,父親像一本厚重的書,需要我用一生,細細去品讀其中的點點滴滴。
   考慮到三輪車一些用電、行車安全的事,抗疫之前陪護罹病的父親,通常我是一周去兩次。陪父親說話,推著輪椅出外散步,給父親做一些簡單的理療按摩。父親雖然已整整八十歲了,但思維還清晰,語言也沒有太大的障礙,他知道過去我是報社的通訊員,縱然病到如今半癱的程度,也會不時地詢問我一些寫文章的事。每當父親知道我成功地寫出了一篇文稿,總會很高興,大加稱贊,還會不厭其煩地一再叮囑我一定要做到愛國、愛民、思想純正。
   現在,舉國都被肺炎疫情的陰霾籠罩著??膳碌囊咔槊鵓誦?,阻擋著我與父親的相見,我在做到抗疫自我隔離的同時,也真心為那些奮斗在抗疫最前線的勇士們祈禱,祈禱那些逆行的白鴿能平安地為我們生活的土地,銜回翹首以盼的橄欖枝。
   到那時,我就會重新沐浴父愛的春風,重敘久別的父子親情!
  

共 3206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一篇寫父親的散文,作者回憶了父親年輕時與作者及其他的兩個兄弟的一些故事,故事提到,父親是一個鋪設鐵路的工人,在那個年代,鋪設鐵路基本是靠人工的,是個苦力活,可想而知這里面的艱辛的程度是怎么樣的了,后來,孩子慢慢長大了,也都成為有用人才,但父親卻患上腦梗,變成坐在輪椅上的人。今年,老父親也八十歲了,又加上今年冠狀肺炎疫情的肆虐,所以大家都要進行自我隔離,謝絕探親,所以去服侍父親的機會也就較少了。從小父親也把堅強和責任、孝順傳遞給下一代,所于關于父親的優點和崇高品德,作者卻能一樁樁、一件件如數家珍地向我們娓娓敘來,從而也讓讀者感受到作者父親的崇高的人格魅力……散文以敘述的形式,向我們展示了作者的父親的陽光世界。假如說散文能在適當集中和凝練一點就更佳了。好作品!推薦共賞!問好作者!期待新續!【編輯:黃江山】【江山編輯部·精品推薦202002130013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黃江山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2 06:14:57
  好作品!推薦共賞!問好作者!期待新續!
《江山文學》永遠都是最棒的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陳友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2 11:12:30
  感謝老師辛苦編輯!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黃江山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4 22:43:42
  恭喜陳友老師的散文獲精!
《江山文學》永遠都是最棒的!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陳友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5 09:47:36
  黃老師編輯得好,同喜、同喜!
共 4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