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星月詩話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星月】買菜(散文)

精品 【星月】買菜(散文)


作者:榕書 布衣,137.45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269發表時間:2020-02-14 15:01:54


   民以食為天,無論疫情多么嚴峻,病毒多么猖狂,但還是擋不住市民去菜場或超市買菜和買生活用品的腳步。然而,壞消息不斷傳來,已有多起病例是在超市買菜被交叉感染,被傳染最嚴重的是武昌胭脂路武商量販超市,有幾名收銀員和稱菜員被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,這是官方媒體報露的消息,應該確鑿無疑。至于有沒有市民是因為買菜被交叉傳染則只有小道消息,無從考證。但很明顯,有沒有人被感染,那是用腳趾頭都能考慮到的事情。一時間,人們對去超市購物像踏上一次冒險之旅似的,緊張又惶恐不安。
   封城十天后,我家蔬菜早就告磬,每天臘魚、臘肉已味同嚼臘,而即使這難嚼的“蠟”也不多了,買新鮮蔬菜的事便被妻子和女兒提上了日程。妻子一天絮絮叨叨的是米還可以吃多少天,面條也沒有了,冰箱都空了。
   平時買個菜,對妻子來說是異常簡單的事。距離我家大約一公里左右有一個比較大的蔬菜市場,叫武太閘蔬菜市場,在十八年前,是武漢市最大的蔬菜批發市場。雖然蔬菜批發整體搬遷了,只剩下一個不到原市場百分之一的菜市場,但還是保持蔬菜價格相對便宜的傳統,妻子是那個市場買菜的???。武漢封城后,菜市場基本關門歇業,武太閘集貿市場也不倒外。再遠一點的涂家嶺,丁字橋也關了門。買菜似乎只有去靜安路上的中百倉儲,但發生武商量販被傳染事件后,妻子已不敢去中百倉儲購物了,妻子希望能夠在路邊攤上空曠的地方買菜,這樣被感染的機率會小很多。于是,買菜的重任便落到我的肩上,必竟我每天要去距家十公里的地方上班,跑的路多,信息也靈透些。
   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買菜,日常生活中最簡單頻繁的小事,搞的像上山打虎似的。
   同事黃友振告訴我,他們小區外有幾家賣菜的,每天都有新鮮蔬菜,蔬菜擺在街道邊,是露天的,正適合我的要求。
   那天應該是二月四號,天氣晴朗,陽光普照,一掃多日的陰雨綿綿,空氣中已有春回大地的味道,人也心曠神怡。
   我和同事下班后一起去的,他做向導。到達目的地時,八點一刻,但買菜的人絡繹不絕。我匆匆忙忙,也懶得去精挑細選,買了三把小白菜,兩顆大白菜,兩顆包菜,兩把紅菜苔,一把蒜苔,一把韭菜,一袋青椒,四根黃瓜,還有一些,也記不全,便催促著買單。人多,我實在不敢多呆。
   同事買了一把菜苔,一把白菜,飛快地離開了,像半夜路過墳場似的。
   我們現在如此的懼怕陌生人,好像陌生人隨時隨地可以給我們帶來危險和意外似的。陌生人猶如鬼魅,我也是別人眼中的鬼魅,都避之不及,我只有苦笑。
   回到家時,妻子不斷盤問,這菜什么價,那菜什么菜,我一個也回答不出來。買菜時,我只知道亂裝一氣,還真忘記了問蔬菜的各種價格,但總價是知道的,微信掃碼有記錄,八十六元,覺得很劃算。這些菜省著吃,夠吃四五天了,我一點也不覺得菜販昧了良心,賺著黑心錢,相反,還覺得菜販很公道,只是妻子嘮嘮叨叨著不滿意。
   其實,越平凡普通的人越善良,處處閃著人性的光輝,我信任他們。
   我知道,我買的菜肯定便宜不到哪兒去,但在疫情如火如荼的時刻,有人還能堅持出來賣菜,而且沒有屯積居奇,坐地起價地把蔬菜賣出天價,已算很不錯了。比起某些別有用心宣傳雙黃連,讓許許多多人在藥店排隊交叉感染的人,其情操高尚的差別簡直不止千里呀!那哪是宣傳雙黃連的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特效藥,簡直就是謀財害命!
   將心比心,我買個菜,慌慌張張的像逃犯逃避警察追逋似的,三下五去二,花不了幾分鐘,就閃離了,而他們一整天都得守著自己的菜攤子,為小區市民服務,賺點辛苦錢,良心錢,真的不容易。
   誰家有富裕的好日子這時候不在家呆著躲瘟疫,還出門賣菜呢?
   在這種時刻賣菜的人,也是平凡的英雄呀!但我知道,平凡的人,只是盡力做著自己平凡的事,只要一家人健康、平安就好,誰也不會去奢望自己去當英雄,就像疫情“吹哨人”李文亮,恐怕他也不愿意去當英雄,只愿意在醫生這個普通平凡的崗位上開心地工作,平平安安地和妻子、兒女幸福地生活一輩子。
   “黃瓜十元,蒜苔十元,青椒十二,藜蒿帶葉的十八,大白菜都四塊五……”妻子的閨蜜在微信聊天里如是說,說的妻子心慌慌的,趕緊叮囑我明天再去那兒買點菜回來做儲備,她雖然不知道我所買的菜的具體價格,但看著兩大袋菜只花了八十六元,又覺得便宜了。
   女人的直觀感最強,也最會精打細算的過日子,但人算不如天算,第二天我讓她失望了,我沒按照她的叮囑再去買兩大袋菜回來,而是空手而回。
   妻子問我,我說忘了,她氣的直跺腳??此曜拋?,掛著臉,我仍然堅持著沒有道出實情,不是我真忘記了,而是我不敢去了。
   第二天去上班時,同事黃友振便發布了最新消息,他們小區昨天發現了三個疑似病人,今天已封區,出入小區需要出入證,不是特殊行業的工作人員不讓進出。我們無法推測那三個病人接觸了哪些人,近期是不是也在那幾個菜販那里買過菜,有多少人有可能被傳染?賣菜的一家人是否會被傳染呢?這病的潛伏期可高達十四天,誰也不敢妄下結論!我唯一可做的是再不去那高危的地方,但這些實情我不敢告訴妻子,怕她本就被鋪天蓋地的疫情壞消息壓得透不過氣來的神經,更添一層驚恐!
   是福,是禍,躲不掉!
   回憶我買菜時的經歷,我覺得自我?;さ牟淮恚郝蠆聳蔽掖韉鈉な痔?,沒有直接用手去抓菜。全程也戴著口罩,沒說過一句話。和別的買菜人基本保持一米遠的距離,買菜時找人少的地方選菜。買菜時間也很短,大約十分鐘?;丶彝局忻揮檬秩ッ?,揉眼睛。一進家門就脫去外套、皮鞋用84消毒,然后用稀釋的84洗手,最后去沖熱水澡。我相信在這一套嚴密的防護下,我感染病毒的機率微乎其微,多年的保安工作,已讓我養成細致、謹小慎微的習慣!
   賣菜的是一家三口,女人體態中等,額頭泛黑,戴著一個白色的口罩,看不清臉,也估計不出年齡。男人顯得精明干練,眼睛炯炯有神。男人稱菜,女人記帳,算帳,收錢,配合的有序、無間。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孩像穿花蝴蝶似的,在各堆蔬菜間穿梭,這應該是其樂融融,幸福的一家吧!只是我再也沒去,不知道那家人還在正常經營嗎?他們的生意是清淡了還是興隆了呢?正好同事休假了,我不得而知。
   我每天下班的途徑先由公正路行駛約三站路,左拐進入紫沙路,紫沙路前面直達民主路,但我會在紫沙路中間右拐,轉入小東門建材市場瓷磚、石材一條街。那條街逼窄,平時人摩肩接踵,我很少走。現在家家經營戶大門上一把鎖將軍,街道無人,冷冷清清,但這條街上有一戶人家在賣菜。平時路過的時候,我都是飛馳而過的,根本不會留心他們賣什么,按我買菜的經驗,獨家經營的地方一般比有兩三家經營的地方貴,當貨可以比三家的時候,買的人總是容易得到實惠。現在我沒別的選擇,也不管菜貴不貴了,非常時期,只要有就好,錢不能當飯菜吃,只有拿出來交換了,才能體現出錢的價值,雖然錢到用時方恨少。
   賣菜的是兩口子,女人不胖不瘦,身材嬌小玲瓏,外套一件暗紅色格子花紋的大馬褂,用自制的塑膠薄膜制了個防護衣,估計她認為這樣可以隔絕病毒。淡紫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邊臉,一雙眼睛亮閃閃的,像水靈靈的兩顆紫葡萄,看不出神色,但看她稱菜,記賬,算帳有條不紊,應該是很精明的女人。男人瘦高瘦高的,額頭皮膚魆黑,皺紋像被犁剛鏵過的黑土地一樣溝壑分明,整個人像枯萎的竹竿,眼神麻木地低頭彎腰理菜。
   這一回我學的精明些,先仔細問了各種蔬菜的價格,女人一邊流利地回答著顧客的各種提問,一邊飛速地稱菜,算帳,好像指揮千軍萬馬似的自若。菜價和妻子閨蜜微信聊天時報的蔬菜價格幾乎一致,她似乎有未卜先知的本領。
   買菜的大多數是和我一樣下班的保安員,從身上未褪下的制服可以判斷。有幾個沒穿制服的,但我認識,是同在漢街另幾幢寫字樓里的保安。有兩三位體態雍腫的大媽,在仔細地精挑細選。
   我隨便選了幾樣菜,就準備離開,菜有點貴,我不想買太多,當然,更不想呆太久,還真怕誰身上的病毒生了翅膀,飛到我身上來。這時候有個大約六十歲左右,印堂發紅,制服光澤暗淡的保安在罵人,罵那賣菜的女人黑良心,賺昧心錢,他買了一整塊生姜和一點干蒜頭,報價是十元一斤,一共三十九元,嫌貴了。女人聽著并不惱,沒有懟回去,而是耐心地解釋著,說蔬菜進價也高,她們已是盡力薄利多銷。那位保安像一拳打在棉絮上似的,見沒遇到如巖石般硬的還擊,自覺無趣,罵了兩句,訕訕地離開了。
   我知道賣菜的人不容易,這時出來賣菜的,生活哪有輕松的,看那男人的神情,像大病初愈似的。我也知道那罵人的保安也不容易,像他那大年齡的,一般是給小區看門的,工資不會很高,應該兩千左右。低收入者普遍對菜價敏感,當菜價在超出了自己生活的承受范圍之內時,往往易怒,不能夠設身處地地換個角度考慮問題。
   我看見一個藍色的塑膠套里有分解好的一道道的豬肉,一道大約兩斤左右,順便問了一下價格,答四十五元一斤。想了想,妻子會嫌貴,沒買,我的收入也不高,并不能隨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生活。
   人沒進家門,放下菜,便去米行看看,碰碰運氣,看有沒有留守武漢而開門了的商鋪,家中的米“多乎哉,不多了?!泵仔性誥?,叫井崗糧油批發市場,遠遠地就看見市場的大鐵門緊閉。我也沒回頭,直接前行,在曬湖路口左轉,進入靜安路,靜安路上有個大型的中百倉儲,抱著一線希望,不把它漏掉。很遺憾,也關著門。
   “有心栽花花不活,無心插柳柳成蔭”,靜安路上一家微型超市,卷閘門半開著,那是一個家族式經營的小超市。麻雀雖小,肝膽俱全,我進去的時候,蔬菜品種不少,打好包,碼放的整整齊齊,一位柜臺上堆著五公斤一袋的軟香王大米。我清楚這大米軟而糯,不漲飯,不適合妻子口味,但此時也只能從權計議,顧不了那么周全,我打算買個三包。
   店里沒有顧客,只有三個服務員在忙碌,一問,不對外經營,只在網上售賣。正失望著準備離開,卻被店家喊住,告訴我可以掃碼關注本來鮮會員商城,成為會員后可直接下單。
   一番操作,登錄商城,蔬菜價格讓我驚喜的便宜,原來商城在網上做活動,支援武漢抗災,蔬菜價格保持平價供應。
   一方有難,八方支援,雖然支援的方式不同,但不管哪一種支援,總讓災區的人們看到希望,感受著人間溫暖。
   我下了一單黃瓜,一單金針菇,一單米,不敢貪多,我想,還有好多更需要幫助的人等著下單,特別是米,不知有多少家庭正需要。
   米是未發疫情前的價格,三十五元一袋。
   病毒無情,人間有情。
  

共 4077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疫情之下,平常生活中的點滴小事亦成了頭等大事。買菜若是放在平時,誰會放在心上,只不過是順路解決的事情,然而,病毒橫行,擾亂了人們的正常生活。作者筆下,把目前武漢民眾的生活現狀得以真現,更讓我們體會到了武漢人民此時生活的艱難。有人想買菜,還得有賣菜的市場,有人想賣菜,還得冒著被感染病毒的危險。然而,一方有難,八方支援,作者最后找到了一處平價市場,里面全是以往價格出售,而且多是網上活動,支援武漢度過難關。大難之下,有人私自抬高物價,也有人自愿支助,這是見證人性的關鍵。最后作者道出了心聲,只要人間有大愛,何愁病毒走不了?好文傾情推薦賞讀!【編輯:紅塵一蓮】【江山編輯部·精品推薦202002160007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紅塵一蓮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4 15:04:44
  問候榕樹,特殊時期,照顧好自己和家人,加油,相信很快可以渡過難關。
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榕書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5 00:07:28
  謝謝紅塵老師的辛苦編輯,照顧好自己和家人,必須的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紅塵一蓮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4 15:08:05
  疫情之下,武漢人民生活不易,每天都在關注疫情發展趨勢,每天都在等待疫情結束,早一點?;ㄇ慍???上駁氖侵斡聳嚼叢蕉?,為你們加油,助力!
回復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榕書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5 00:08:51
  現在管控升級了,小區封閉式管理,買菜在微信上下單,然后工作人員送到小區樓下
共 2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