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情感小說 >> 【流年】喜娃(小說)

精品 【流年】喜娃(小說)


作者:許歸平 布衣,269.23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1398發表時間:2020-02-14 15:21:09


   喜娃常對我們說起的一件事,是他三歲的時候偶然撞見自己母親與馬冬清偷情。
   “他們進房間把門反鎖,以為我還小什么都不知道,我就一直敲門一直敲,直到他們衣冠不整地出來,她還罵了我一頓?!?br />   說老實話,我們對他的話一直是持懷疑態度的。他不是那種說話讓你信服的那類人,比方說前一天他向眾人闡述自己的觀點,甚至通過發誓來保證自己的信譽和堅定,兩天后他便會說出截然相反的話,態度依然像之前一樣強硬。我后來思考他這個人,不由得自負地對他進行一番總結,思想觀念不是他的靈魂,那種視死如歸,捍衛自己觀點的態度才是他的立身之本。就像這件事,他說的越詳細越動情,態度越是堅定,我便越不信任。說不定他在頭腦的某一處編造了這樣一件讓他深信不疑的事件,玩弄記憶是簡單的能力,我也這樣做過。
   但當我想要就他寫點什么,依然覺得無從下口,就像一只背殼堅硬的蝸牛,你清楚地知道他有多么的柔軟,有多么細膩的情感,但就是無法直白地呈現在你眼前。也許人人都是如此,在他身上表現得更加明顯。我絕不敢自稱是他的朋友,只當自己是他童年的玩伴之一,成年后的一個同鄉,假如你因為他的熱情感動不已,他立刻就會以同樣程度的冷漠和譏諷奉還給你,我實在捉摸不透他。
   除了我們這些童年的玩伴,沒人叫他喜娃,他自有一個十分響亮的九零后的大名,叫做陳言信,大概是父母希望他能言而有信。事實恰好相反,和我們在一起時他就是一個鬼話連篇的角色,比方說我們看見他不小心弄得一身是泥,問他是怎么回事,他轉眼就哄騙我們水田中央有個塑料玩具,肯定是有錢人家小孩丟下的,還煞有其事地指了指某個方向。
   “就在那里,看到沒,那個黃色的,你們眼睛還沒有發育好,看不了那么遠?!?br />   等我們和他一樣弄得一身是泥,他早就哈哈大笑走開了?;氐郊抑?,父母問起緣由,他立刻將過錯甩到我頭上。
   “被村里那個徐志遠推的,我還把他拉下去了,他身上也是一身泥巴?!?br />   成人自是沒有那么好騙,一頓打罵依然避免不了。雖然他從小嘴上就不老實,但因為見識有限,撒不了太大的謊。到了十四歲他在鎮上的一個服裝廠打工,反而在此道被人所騙。他跟著那個骨瘦如柴,胸口紋著一只狼頭的人到處游蕩,那人用著香港黑幫片的語氣和他說話,手里用的是蘋果手機,出行都是成群結隊染著各色頭發的人,喜娃也跟隨其中,但只是個阿諛奉承的小角色,他心中有著羨慕和野心,想要學習這樣的人,成為這樣的人。后來他同我們聊起此事,又是一臉的驚訝。
   “那不過是一群屌絲,我怎么可能和他們混在一起?!?br />   我們從來不與他爭執,無論是誰都無法在語言上戰勝他,他那為了自己的話語悍不畏死的態度是我們不曾擁有過的。
   每次想到這個人,我總會無可抑制的想起城西那個中學一處畫滿涂鴉的墻壁。但我們幾乎從來沒在這里發生過什么印象深刻的事。那是一堵普通的中學的墻壁,原先是白色的涂料,但上面被人畫上了各種各樣的圖案,寫下了怪模怪樣的文字,有些字跡已經很久遠,幾乎和這面泛黃的墻一樣古老。后來人們將整個老教學樓推倒,在學校原址上建了一個生產煙花爆竹的廠房,我的所有回憶就隨之而去了,也許早就去了。
   我想之所以會將喜娃和我還有那面墻壁聯系在一起,恐怕是因為我們在那面墻下走向了不同的人生。童年和小學,所有人都是一樣的,做著相同的事,喜好同樣的娛樂活動。但其實從那時候已經可以看見不同了。我是從小在棍棒下成長的人,他也一樣,但不曾經歷過我這樣頻繁的管教,原因在于每隔一段時間,他的父母便會外出,對他做下的事無力懲戒,對他的悲傷難過也不能及時安慰。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,是他的父母一次吵架,母親只身前往南方沿海打工,父親賭氣離家去隔壁的城市工地上干活。等他放學回家,早已人去樓空,他強裝鎮定等待父母回來,男孩的自尊讓他無法落下淚來。他一人守著空蕩蕩的房子十幾天,自己學習開火用醬油炒飯,直到延亮到他家找他玩,才發現他孤單一人的事實。
   “去我家里,我們住在一起?!?br />   一直過了半個月,他父親才堪堪想起自己的孩子,將他接了回去,回去的時候向延亮的父母道歉。
   “真是不好意思,麻煩你們這么多天?!?br />   然后朝喜娃輕罵了一句。
   “你真是好意思,到別人家住這么久?!?br />   除了我們,極少有人能理解他對兄弟的真誠,我自然算不上,他的兄弟大多是他初中時認識的同學,他稱呼他們為伙計。即使后來他父母離婚,也看不見他有多么傷心(當然難過還是無可避免的),但當他遭受兄弟們一個個離去和背叛后,整整一個月沒有和人說過話。
   喜娃剛上初中,便明確表示了對我們這些比他年紀稍小的玩伴的摒棄。我同幾個孩童從山上找到一處無人看管的竹林,砍了粗大的竹子削成弓箭,刀劍等物去到他家,向他炫耀自己的杰作,順便邀請他與我們同玩,不想他正在客廳中央擺弄著什么電子儀器。
   “一邊玩去,幼稚。我現在要忙著賺錢了?!彼媸執蚍⑽頤?。
   在我們的好奇追問下,他最終說出自己的秘密。
   “你知道賺錢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嗎?”他神秘兮兮地說。
   我們把頭搖地像撥浪鼓。
   “是收集銅絲?!?br />   “同事?”
   他一點即逝,不再言語。當時我尚不明白如何生錢。后來各處打聽,才明白銅絲是何物,如何尋找,如何賣到收廢品的張瘸子手上。我開始搜集家中大大小小廢棄電器的金屬部分,我們重新打成一片。他收集到的銅絲總是又大又重,讓我們十分羨慕,自以為年紀大一些賺錢能力便會更加出眾。喜娃與我們不同的是,他將家中所有不帶電的物品全部拆開,才換到手中一團又重又亮的金屬,大約賣了三十五塊錢,價值遠遠不及被他毀壞的電器。不僅如此,他翻到廢棄的房屋里,將電線電表搜刮一空,他對金錢的渴望不是生來就有,但覺醒地比我們任何一人都要早。我從小父母便不曾在金錢上虧待我,直到我到了大學,開始為生計四處尋找路子,才常常感慨金錢萬能。而他小小年紀仿佛就知道了這是終身陪伴他的物件。他賺到的錢全部花在了鄉間的破舊網吧里,喜娃幾乎一年級就會上網。他玩過的游戲我未曾聽聞,我玩過的他如數家珍,直到他父親發現家中的備用電器全部被拆壞,氣憤地往他腿上狠狠打了幾棍,他便不再收集“同事”了。
   雖然對金錢熱愛,但喜娃卻有幾處值得欽佩的地方。一是他不到商鋪里偷盜,二是不仗勢欺人勒索低年級的學生。站在少年的角度這兩件才是來錢最快的渠道。直到我去到初中,仍然時常發生這樣的事。為了買煙,上網,高一些年紀的學生在半夜偷偷溜進商鋪,將愛吃的零食和柜中的零錢搜刮一空。越窮的地方賊越多,有時晾在窗戶的衣服鞋子上課回來也會消失不見,堂而皇之出現在另一個人身上,若去討要,少不得吃一頓拳腳。如果更加蠻橫,便將老實巴交的學生堵在墻角,威脅他從家中偷錢帶給自己,當然香煙也可以當做貨幣。我曾經遇到過一次,在我被罰打掃操場衛生時,幾個不懷好意的人站在墻角招呼我過去,都是幾個惡名遠揚的人物,我堅決不去,飛快逃回教室。到了晚上放學,意外發現那幾個人站在門口,辨認著一個個離開校門的人,我低下頭,不引起任何人注意地朝遠離他們的方向走去,如此幾次后,他們好像忘了這回事。
   對年輕時候的喜娃來說,是看不起偷這個字的,他用不屑一顧的語氣說道:“我最瞧不起偷東西的人,相反,我還挺佩服那些搶劫的人,最起碼有膽量?!?br />   說這話的時候,他意識不到今后很長的一段時間內,他從事的工作本質上就是偷竊,只不過披上了一層掩飾的皮。
   此道宣告失敗后,喜娃進行過各種不痛不癢的嘗試。他大熱天去過橘子林挖三葉草的果實當做藥材賣,在長滿板栗的山上撿了一背簍板栗,這些讓他嘗到了通過自己的勞動賺到錢的喜悅。而十四歲一過,他真正輟學打工,全心全意進行賺錢,卻仿佛掉進了深不見底的泥潭。他每日七點起來,馬不停蹄工作到晚上十點,還經常加班到晚上十二點,一周沒有任何假期,上個廁所也有著十分鐘的限制。他手上的皮破了又長,整日重復的動作讓他的肌肉綿軟,即便如此,他一個月所得的報酬依然無法養活自己,還需父母的接濟。
   在服裝廠打工的歲月里,他沒有痛恨那里的人,痛恨經常數落他的線長,沒有痛恨那些讓他有了耳鳴毛病的機器,卻記恨了這種兢兢業業,按時上下班的工作模式,在他眼中這不算賺錢,只是一種消磨時間,浪費生命的行為。他厭惡一切通過上班獲得報酬的行業,連帶著也瞧不起過這種生活的人。后來有段時間他不再富有,昔日的一個生意伙伴出每月一萬的工資讓他上班,他飛到成都工作了兩天,又回到了湖南,他無法忍受那樣的節奏,工人兢兢業業卻得不到收獲只是為了老板賺錢。在他最有錢的那個時候,我正好獲得了一份在國企上班的體面工作,他直接當面數落我:“一板一眼拿死工資,有什么前途。我聽說現在有很多九零后創業,那里不需要你每天簽到,只要有業績天天放假都行,你怎么不去那樣的公司?!?br />   我頗為尷尬地笑笑,沒有反駁,但對他說的不以為然。
   二零一三年到二零一六年,是喜娃賺錢最多,也是最容易的時候。他春風得意和朋友花天酒地,吃飯嫖娼,花出去的錢幾乎和賺的一樣多。這個時候,我們已經無從得知他從哪里賺到這樣多的錢,只有他們行內的人才清楚。我們只知道是在網上做生意,總之不算合情合法的東西。
   錢一到身上,人的眼界心態一瞬間轉變。他看不起一切資產低于他的人,近乎諂媚地討好資產遠遠大于他的人士。我們這些同鄉,包括他的親人,朋友,都在他的鄙視范圍之內。我有些受不得他的語氣,少年人的嫉妒甚至讓我想要他回到一貧如洗的狀態,這樣我從小在學校保持的優異成績才能體現出價值所在。不過也就一瞬間的念頭,正如他有了錢不愿意和我們來往,上學時間多了,也不愿與他多接觸。
   為了更加明顯地展示自己的優越感增加鄙視他人的籌碼,他買了一輛奔馳C300,在學區房買了一棟大房子。從此人人對他都是一副贊賞有加,高看一等的姿態。農村中的婦人,免不了將自己的子女與他對比,竟導致了一年以內十幾個外出打工的年輕人不愿回家過年,年輕人的一點驕傲在金錢面前被擊個粉碎,他們只好逃離。
   但二零一六年一過,網絡風潮變化,喜娃的產業遭受了狂風暴雪式的打擊,他不得不拿著攢下的不多的錢,大概數百萬,到處投資,收獲卻甚少。認識的年輕人不清楚內情,只覺得他為人謙遜許多,不再咄咄逼人,認為那是年齡上漲帶來的成熟。那時我剛上大學,恍惚進入了一個新的天地,對家鄉的事知之甚少。只過年回家的時候聽到喜娃離開家鄉一段時間,好像是去找昔日的生意伙伴尋求發家的路子,有沒有成功無人知曉,但不見他錢少過。人們不清楚他具體財產幾何,但他富有的印象已經在人們心中無法磨滅了。
   喜娃十二歲的時候,便將自己的頭發全部染紅。他的手機里,全是當下最流行的男男女女的照片和網絡紅歌。照片大多是濃妝艷抹,頭發被啫喱水豎得筆直,發型顏色五花八門的年輕人,音樂是最流行時尚的網絡歌,唱到副歌部分總是帶上幾句英文,或者整個副歌階段全是英文,對他來講,只有這個時候英語才算一門有興趣的學科。
   當然追求潮流的人不止他一個,但少有人做到他那樣肆無忌憚。那時候的城西中學,一個班一個班的男生都將自己斜著遮住眼睛的劉海染成黃色紅色,出行時目光炯炯,像一大群橫行無忌的竹雞。只有喜娃將自己全部頭發染成一個小太陽,不留一絲余地。他的父親第二天便喝令他染回黑色,喜娃置若罔聞。不想第二天起床,竟然發現自己的頭發全被剪短,整個腦袋恍若被狗啃過的爛木樁。他起床便大吼。
   “誰讓你剪我頭發的?!?br />   “你自己看看,搞得像什么,跟個雞公一樣。你要再染就不要回家?!?br />   能夠威脅尋常少年的話語對喜娃毫無用處,等他頭發一長,他又將其染成金黃,如此幾次之后,連他父親也習以為常,不再管他。
   我從那時起便羨慕他能隨心所欲安排自己的形象,我將其視為尋求個性和反叛家長的象征。有一次我試著問了問自己的父母。
   “我想留個長發,染個顏色?!?br />   “你留啊,你留一次我用火鉗燒一次,我看你留不留?!?br />   我便再沒提過此事。
   喜娃在快要輟學的前幾個月,是我認為他最潮流的一段時間。應該說緊跟時代的想法是他在那個時代建立的。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走在大街上,去游戲廳跳舞,打街機游戲,或是去網吧上網,打桌球,聽流行音樂。每一個正經的人,或者像他一樣的人都對他刮目相看,前者視他為街上混混不愿招惹,后者對他的品味風格贊賞有加。
   不過長發帶給他的弊端有兩個,一是當他和人打架時別人總是能輕易抓住他又長又蓬松的頭發,讓他受制于人,二是夏天不停出汗。這兩個壞處都是我在他工作的那個服裝廠打暑假工的時候發現的。我初二時,暑假閑來無事托父母找了個服裝廠包裝的活,收入幾乎沒有,但管吃住,不用父母格外的開支。我曾見到喜娃和一個十四五歲的光頭發生口角,光頭罵他母親是個婊子,喜娃怒不可遏,事件很快變成拳腳相加。喜娃雖然長得比對方高大,但頭發一下被對方抓住,就像一只被扼住喉嚨的公雞,這讓他的力氣無法釋放,光頭不停扇他耳光,臉一側被打得通紅。后來線長恐嚇喜娃要將他送到警察局里,喜娃一聲不吭。光頭的長輩把光頭抓住,帶來與喜娃和解。

共 18880 字 4 頁 首頁1234
轉到
【編者按】當今社會,物欲橫流,金錢成為有些人的唯一追求。這些向錢看的人,精神空虛,知識淺薄,與原生家庭的教育有關。喜娃是一個放蕩不羈的人,由于父母離異,極少享受到父母的愛,又從小輟學。愛的缺失,知識的缺乏,使他追求個性自由,追求金錢,追求性欲。年輕的時候,他極度揮霍自己的情感,濫交,瞎愛,與多位女性關系曖昧,生活放蕩。等到年長時,才發覺自己失去了許多珍貴的東西。他懷念的家鄉,懷念兒時,實際是對愛的初心??墑?,他卻放不下對金錢的欲望與追求。小說人物形象飽滿,語言貼近生活,故事情節跌宕起伏,一個有血有肉的喜娃形象躍然紙上。佳作,編者推薦閱讀!【編輯:五十玫瑰】【江山編輯部·精品推薦202002150008】  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五十玫瑰        2020-02-14 15:23:38
  小說耐讀,具有教育意義。感謝作者的分享!
   問好,遙祝安康!
五十玫瑰
共 1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